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收藏品资讯
皇帝采办紫檀木也非易事
来源:仙作红木网  时间:2016-10-23
皇帝采办紫檀木也非易事

  ▲小叶紫檀原料

  檀香紫檀(小叶紫檀)家具近年来受到市场的一路追捧,价格甚至达到百万以上一吨而不可得。紫檀如此高的身价,从其皇帝的御用材料就可以看出。而皇帝们是否就会对紫檀这样的珍贵木种随意使用呢?其实不然。皇帝对待紫檀木,比我们想象的要珍惜和节俭许多。

  硬木作为家具用材其有据可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代中晚期,但是其中像紫檀木这样的珍贵材质被大量地用于家具制作上,还是在进入清代以后。特别是在乾隆时期,由于各处皇家宫室苑囿的布置需要大量制作精美的家具,因而宫廷中对于紫檀木的需求远超前代。与这种情况相对应,在负责为清代皇家制作各种器物的内务府造办处的档案中,留下了许多关于家具制作的文字材料,我们可以从这些看似枯燥乏味的记录中,一窥清代宫廷中收藏与使用紫檀木的真实情况。

  皇帝采办紫檀木也非易事?

  在乾隆时期的档案中,有如下数条关于皇宫对紫檀木需求的记载:“……奴才等查造办处承办传做活计,每年需用紫檀木甚多,……今应请仍照向例交粤海关监督图明阿采买紫檀木六万斤运送来京,以备成做活计应用……”;广州是当时对外开放的口岸,很多紫檀木都是从这里由粤海关采办,直接送往京内,但是由于紫檀木的珍贵稀有,各地官员一经发现,即行解送进京:“乾隆四十九年(1784)六月十九日,尚书金简交来贡物来文清册,内开两淮盐政伊龄阿差人送到……紫檀木二百六十一枚(重四万十二斤),奉旨:着伊家人送进京交金简,钦此。”

皇帝采办紫檀木也非易事

  当然,如此长途转运也有成本方面的考量:“查粤海册报紫檀木每斤连运价用银六分三厘,较比造办处在京采买每斤一钱七分之例省用银一钱六厘零,价既省费悬殊,请照前交粤海关监督德魁采买紫檀木六万斤运送来京以备成造活计应用,并令采买适用件料,毋得仍买弯裂空心之木致多不便”。

  制作家具之后的剩余木料也不能随意处置,在造办处档案中专门列有“紫檀木楠木红木回残档”一项就记录了散碎紫檀木料的处置情况:“乾隆五十九年三月十六日,木作交回紫檀木五斤十二两、碎小紫檀木十斤四两”、“乾隆五十九年四月三十日,广木作交回碎小紫檀木二斤十二两。

皇帝采办紫檀木也非易事

  ▲紫檀木大料难得,素有“十檀九空

  皇宫紫檀料也多为空心材?

  而实际上对于紫檀木的采买,不止是数量上有要求,质量也不能忽视:“该(粤海关)监督德魁运到紫檀木六万四千五斤,奴才等派内务府郎中诚意、员外郎四福会同造办处官员等详细逐件查验,体质坚实者少,多系空心曲弯水裂之件,内可得材料四五成至七八成者核计得料三万三千余斤,所剩二万七千斤只堪做零星碎小什物,不得大件材料,业经奏明核减在案。”紫檀木大料难得,素有“十檀九空”的说法,也可以从这两条档案中略见一斑。

  宫中紫檀家具皆有备案?

  紫檀木料的采买即便对于皇家来说也是一件相当耗费时间和财力的事,因此对紫檀木的使用也分外精心和严密,无论用量大小,皆在造办处档案中加以记载:“造办处为做珐琅坛城上紫檀木龛三座共约用紫檀木九万三千二百余斤,内除领用造办处库贮木植二千二百二十五斤,采买木植二万六千四百九十四斤,行取户部木植八千九十五斤,共得紫檀木三万六千八百十四斤,现在尚少五万六千四百余斤,……请着粤海关监督采买紫檀木五万六千四百余斤运送到京应用”;

皇帝采办紫檀木也非易事

  ▲扶手如弓,张弛有度,看了让人赏心悦目。

  又如:“二月初三日为紫檀木龛(解字十一号):工银二百四十三两二钱,紫檀木两千六十四斤”;不惟制作用料如此巨大的紫檀木龛,就是一般体量的家具,也都有所费工料的详尽记录:“鸣字一百三十八号:木作为做紫檀木包镶格子一件,用领本库紫檀木九十一斤九两,粗布六尺,外雇木雕匠做过九十四工半,外雇大锯匠做过六工,共外雇工一百工半”,就算是一件小小的紫檀屉子也不例外“积二百三十六号:广木作,十八年三月初四日专做紫檀木镶嵌匣内古玩屉子一分,用本库紫檀木十一斤十二两、白檀香三两三分……”。

  亲王俸禄也只够买两件家具?

  如果我们再来做一下比较也许可以对紫檀木的价值有一个更深刻的印象,如前文中提到的数据,由粤海关代为采买的紫檀木每斤连运费是银六分三厘,那么要做成三座佛龛所需的九万三千二百余斤紫檀木,需费银5871两有余;

皇帝采办紫檀木也非易事

  按照满清的官员俸禄标准,亲王岁俸银1万两,禄米1万斛;世子岁俸银6千两,禄米6千斛;郡王岁俸银5千两,禄米5千斛;长子岁俸银3千两,禄米3千斛;贝勒岁俸银2500两,禄米2500斛。三座佛龛就要耗去亲王年薪的一半还要多啊!而一件紫檀木的罗汉床或者官帽椅,价格不会低于四五千两,可见,即使是亲王,年薪也是仅仅够买2件紫檀家具而已。

  另外,《红楼梦》第三十九回“村姥姥是信口开合,情哥哥偏寻根究底”中,刘姥姥道:“这样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斤。十斤五钱,五五二两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两银子。阿弥陀佛!这一顿的钱够我们庄家人过一年了”;如此算来这三座紫檀木佛龛足供庄稼人过290多年了;其实不要说普通的庄稼人,就算是宗室贵胄、高官显宦恐怕也很难轻松消受紫檀木吧。

  本文引用的这些档案是从乾隆元年到乾隆六十年的记录,在这号称“盛世”的六十年间,对于紫檀木这种珍贵木料的搜求可以说从未停止,皇家对于紫檀木的推崇更使得紫檀家具成为尊贵的象征。及至今日,紫檀木仍然是名贵家具用材中的王者,其辉煌的过去已然成为中国古典家具史上一道永不磨灭的风景。

皇帝采办紫檀木也非易事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